坏男孩巫家民的创业故事,靠教人泡妞年赚5000万

2021-07-31 作者:作者   |   浏览(

靠教人追女孩也能发财,你会相信吗?八零后励志网讲述的这个创业故事,就是一家公司靠教人追女生的公司,一家年赚5000万的公司——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公司,开创者是巫家民。

“男性真的认知女性吗?”说这句话的是“坏女生”开创者巫家民,中国出生,美国长大。28岁之前他干得最多的事情——把妹。

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公司开创者巫家民

对于这位被网友艳羡的约会高手,大家本能的期望一睹其面容,大家可以大致描绘一番:身高1米7,眉毛浓密;额头光亮,头发往上整齐梳理;笑露八齿,牙膏广告式的笑容。

因“把妹”成网络红人

巫家民是“约会”高手。他积累了丰厚的实战经验,譬如他不主张把第一次约会带女生去吃饭、逛街或者看电影,“看电影的三个小时你和女生完全没交流的机会,吃东西其实也会不断地被等位、点餐、吃饭这部分琐碎的事情把互动变得非常间断。”这在他看来,这部分对于增进双方的认知没任何用途。

在成为一名顶级的约会达人之前,巫家民曾与同学在纽约合办了一家信用卡数据处置公司,两年之后把公司以240万USD的价格卖给富国银行。他是小股东,拿到二十多万USD,时年25岁,他拿着这笔钱做了“男生喜欢做的事情”,从迈阿密、墨西哥坎昆到西班牙, 把全球的海滩派对热门都走了一遍。后来把路上跟各国美女邂逅的故事和照片发到网上,引来了不少男网友的膜拜。

根据世俗的概念,这是“坏”的范畴。不过在此之前,他是不折不扣的好学生。本科毕业于美国本科商学院长期排行榜前十五的印第安纳大学凯莱商学院,在近3000名的学生中,毕业成绩排行榜全学院第一,获得金融、经济、和公共政策三个学位。当时的想法,一是读博走科研的道路、二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最后前者屈从于后者。

巫家民的生活轨迹在2010年发生位移,回到北京在一家资金投入公司当董事长助理。当年博客尚未式微,巫推荐了不少教男生如何追女生和约会的知识,被不少网友誉为约会专家。加上彼时中国人口男女比率偏高的问题遭到大众关注,《南方周末》、美国年代周刊、CNN、BBC、彭博社等上百家媒体轮番跟进。在那个自媒体尚不发达的年代,机构媒体的追捧瞬间将其捧红,拥趸甚众。巫选择了一条容易暴力的变现路径——开讲坛,收钱,帮男生脱单。3天的讲坛收费7500元,7天的讲坛收费16800元。这样断断续续三年,5个人每月可以有三四十万元的“兼职”收入。

比挣钱更有价值的是,巫发现男生在恋爱上的困惑存在着共性。问题重复,像如何聊天,约会到哪里,为何发短信不回,我该多长时间发一次短信。“假如认真把这部分问题罗列下来,你会发现其实交往中的容易见到问题也就是那二三十个。”

2013年6月,巫家民干脆辞了工作,创办了一家公司——坏女生,教男生怎么样正确地追女生。从创立到2015年3月份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坏女生”一直没筹资,依赖自滚动的现金流推进。

这一点在其天使轮资金投入方,真顺基金合伙人李祝捷口中得到证实,他把稳定的现金流看成是资金投入“坏女生”的其中原因。

李祝捷当时通过坏女生的客服找上巫家民,问他是不是有筹资和扩展的意愿。对于两位通过QQ找上门来的资金投入人,就像街头广告探寻有缘人通常离谱。巫本能的拒绝。两星期后,真顺基金的两位合伙人找到巫家民公司楼下咖啡馆,双方面聊,给出了不少策略上的建议,最后打消了巫的顾虑。

真顺基金给“坏女生”的“定价”是天使轮,500万元,数千万元估值。起初没人在乎的项目在一个月后变得香喷喷,李祝捷一天内给巫家民安排了国内四个顶级VC合伙人,四人均有资金投入意向。巫最后选择了曾资金投入过聚美优品、积木盒子的郭佳女性,由其最新募资的人民币基金熙金资本领投坏女生A轮数千万元人民币。真的击中巫的是郭佳对他所做事情的理解。当大部分人觉得“追女生”是噱头时,郭佳却从人性需要的角度考虑。她觉得该项目找到了用户最深层次的痛点。“求不能,爱别离”是人最底层的痛,每一个人都有情感需要和宣泄。当把追女生上升到这个高度时,其本身也就名正言顺的成知道决痛点的重要。

求偶经济学

在中国,找到对象是一件幸运之事。依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据,136名八零后男士对应的只有100名八零后女人。根据社会学的研究,男士择偶困难时会想付出更多的求偶本钱,当然也包括怎么样追求女生。

为女人消费实乃全球通使用方法则。巫家民列举了一组数据,美国男士排行榜前5的消费动机依次为:资金投入、娱乐、求偶、体育、博彩。显然,他从事的行业排行榜第三,是男士高度想掏钱的主题。“男士为追求异性而产生消费这种事情是知识,无需去论证。”这种知识就好比汽车展会都把好看的女生和车放在一块,潜意识的告诉消费者:好看的女生与车是互有关联的。

另一方面,围绕女人消费,已经衍生出了诸如明星衣橱、聚美优品、大姨吗、美柚与一大量垂直社区和女人电子商务品牌,这部分在男士世界却没对应商品,而“把妹”成了男士最好的消费动机。这种消费不只花在女生身上,同样在男生身上产生。“帮用户追女生是大家商品的核心竞争优势,卖男装卖鲜花不是,由于大家都可以卖。”

这个不起眼的市场隐藏着刚需和商业机会。巫家民透露,“坏女生”过去一年的收入增长接近10倍,预期今年营收5000万,客单价800到1000元,处于可盈利的状况,正在进行股改前的审计,筹备挂牌新三板。“大公司不会去抢这条赛道,不会绞杀你,创业公司没大家多年的经验积累做不起来,如此有哪些好处是不需要花钱,不需要互相厮杀。”

巫家民设想了五个盈利规划:

一是在线教育,付费看课程。现在5000万的营收全部来自这里。

二是IP。像暴走漫画、十万个冷笑话这种红极一时的IP,也在通过手游变现。“坏女生”可以通过培养类游戏变现,真顺基金合伙人孔毅正巧就是游戏业务方面的专家,给坏女生带来了不少的行业资源。除此之外,现在坏女生跟优酷、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等有视频栏目合作,运营了几个月下来,目前每周有超越200万的受众会关注他们的栏目。

三是电子商务消费引导。追女生的过程事实上会产生很多的消费,包括男装、送花束和礼品、约会餐饮地址推荐等浅层消费,也包括酒店、两性用品等深层次消费。现在,“坏女生”已经开始接入京东到家,帮用户进行鲜花导购。不过尚处在测试阶段,商品技术上的问题还有待改进升级。

四是媒体。诸如男性装、花花公子面向的广告顾客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国际知名品牌,这部分品牌对网络一直不太感冒。但本质上这种杂志的做法是围绕美图和高逼格的生活,塑造男士的独特魔力。巫觉得“坏女生”对于网络用户也拥有这种能力。

五是在平台开秀场,在拥有很多男士用户之后通过直播变现,类似9158、YY的做法。

“首要条件是在中国18到30岁这部分男生中做出品牌来。”巫意识到所有些盈利设想,都将依托在用户数目与对其品牌的认同程度上。从当下看来,“坏女生”的营收全部来自在线教育,其它还在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