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黑帮”中国首聚,他们眼中的“独角兽”是怎样的?

2021-08-01 作者:作者   |   浏览(

当初PayPal的创业团队成员现在对硅谷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比如公司开创者Peter Thiel创立的基金参与了对SpaceX、Facebook、Yelp、Yammer等海量著名企业的早期资金投入;实行副总裁Reid Hoffman则创办了LinkedIn,被誉为“硅谷人脉王”的他同时也是老字号创投Greylock的合伙人和很活跃的天使资金投入人。

2002年,eBay回收了PayPal。这一买卖完成之后, PayPal的大多数要紧职员都陆续离开了eBay,不过他们仍然维持着密切的联系,常常聚会,并将我们的团体命名为“PayPal黑帮”。

昨晚,这两位“黑帮大佬”初次在中国公开同台对话,参加LinkedIn在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办的“影响力”活动暨“大师课堂”,以下是主持人与两位大佬之间的对话,干货不少:

主持人: 你们两位都是知名的天使资金投入人,你们是如何看待趋势和开创者的?开创者要有哪些样的特质?

Peter Thiel: 有一些人他们的理念真的很好。但他们所谓的好理念其他人都在做了,所以常规觉得好的理念其实是很糟糕的。

3年前霍夫曼和我参加了硅谷的一个会议,大家谈了将来的趋势。我还记得有一个趋势是由听众投票提出来的,最不受青睐的就是5年内的电动汽车进步,当时91%的人否决了如此的想法,只有9%的人是赞成的,但特斯拉却成功了。当时无人感觉这是一个好的资金投入,但我和大部分人持了相反的态度。这就是一个悖论,大多数人在说创业家有哪些样的特质呢?我感觉应该有相反的理念,你要非常开放,同时非常固执。你要飞快地做改变,同时要有长期的坚持。所以企业家的特质常常是把相矛盾的特质结合起来,才可以让企业很成功。假如说只重视一个特质的话,比较容易失败。这就仿佛禅宗的悖论一样。

Reid Hoffman:大多数人问Peter如何才可以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开创者。其实不少的答案都是相反的,一是要有愿景,另一方面要有灵活性;一方面要有长期的策略,另一方面又要有短期的实行力;你会发现,假如说要成为成功的开创者,你需要要知晓天天你的侧重点在哪儿?这个悖论的两端你都要做到,在每一天你都要考虑下面的进步阶段。

主持人:在《从零到一》这本书当中,你说创业家第一是要进入一个新市场,达成垄断,中国的市场环境不同,这对中国适用吗?

Peter Thiel: 怎么样达成垄断一直一个企业面临的挑战。这里有一个悖论,说到垄断仿佛就是要占领市场绝大多数的份额,但你刚开始要从一个小市场开始,像PayPal就是这样。大家刚开始的时候,只不过针对eBay网站上的2万个小商铺。大家的市场份额,5到6个月里从0增长到40%,这是很聪明的做法,也是大家一般的做法,假如说市场太大,看起来是很危险的。假如说你是在广阔海洋当中的一条小鱼,你就会面临很多的问题。中国和美国市场一样,中国的市场很大,假如说你把国内市场看成是一个市场的话,这不是很明智的做法。通常来讲你可以使用一些病毒式的宣传使商品迅速扩张,像twitter的业务进步得就飞快,有一些人会照搬你,但他跟不上市场的速度。所以刚开始最好使用我所说的这种增长方法。

Reid Hoffman:进入市场你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是立刻进入巨大的市场,获得巨大的市场份额,还有一个选择是迅速进步让其他人照搬你。在中国,你到底是使用第一种还是第二种,还应该看具体状况。刚开始的时候你会有侧重的市场,你要首战获胜才可以为将来的成功奠定基础,也就是复合式的成功。我常常这么说,大家要用潜水艇来占领海滩,然后再用军队占领整个国家。假如说你刚开始不可以成功的话,这就有非常大的问题。

主持人:你是否感觉中国的公司可以打败美国的初创企业,在如此一个全球的市场可以用你的策略,先在一个市场上变成一个独占地位的公司,你感觉是如此的吗?

Peter Thiel:我感觉硅谷确实是低估了中国。我感觉在将来的十年,中国不少大的公司都会努力去扩张到全球其他地方。中国就像美国一样,中国的市场很大。一旦你在中国成功了,在美国成功了,你就有了很强大的基础,你就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进步了。我感觉有一个很大的挑战,从中国到世界其他地方去是有文化挑战的。

你要跨出国界的话会有语言障碍,我感觉中文要比英文愈加难以突破。像Facebook也是在美国做起,然后到其他英文国家,譬如新西兰、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南非、印度等,然后进入一些小的欧洲国家,譬如说瑞士等北欧国家,再去把英文作为第二外语的国家,最后再打造当地语言的网站。这也是硅谷的企业一般在过去的几年里采取的策略。大家所用的英语在一些国家进入比较便捷。当然中国可能是需要不一样的模式,如何从中文开始,怎么样再突破到其他的国家。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目前初创企业的估值是否有泡沫,你在互联网年代怎么样看待风投行业的进步?

Reid Hoffman: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在互联网年代只有少数的企业家才可以以非凡的速度进步,获得高额的价值和收入。不管它们的估值有多高,这种的公司都不会过高。但问题是,市场一直非常难分辨这部分公司,它会对这个行业所有些企业进行同样的估值,而大多数的企业,它不可以在互联网年代中达成差异化,这时就会出现估值的泡沫。

和1999年、2000年不同,目前不少的企业,它们的商业模式愈加坚实,虽然它们有一些估值过高,但它们还是有业务进行支持。但网上目前的用户进步愈加快,企业也进步愈加快。所以总体来讲,这个估值是特别高的,但并非说,它必然会导致紧急的后果。有一些企业,它还是估值不足的。

Peter Thiel:我换一个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在1999年的时候,大多数人说你的估值太高了。但大家知晓网络会进一步进步,这部分公司最后可以达到它的估值。的确,大家目前看到不少的网络公司要比在1999年泡沫时期估值的最高值更高。在这个过程当中,一直是起起伏伏的,你最好在低的时候买,然后长期持有。现在来讲,硅谷应该没什么技术泡沫。泡沫是周期性的社会问题,当社会大众都参与的时候才会有如此的问题,目前硅谷还没引发公众的参与。我不觉得目前有泡沫,目前中国的状况很好,公众参与度特别高,大伙担忧可能会引发资金投入过度的问题。

主持人:我还有一个问题,我也要把我的钱进行一些资金投入,你感觉我的钱应该投到哪儿去?

Peter Thiel:我做了不少这方面的工作,我没直接的答案。但我感觉:是否伟大的资金投入,你主要回答两个问题,为何这是好的资金投入,为何这家公司是好的,别的人错失了什么。当我进行一家公司估值的时候,我一直要考虑我看到了什么其他人没看到的盲点。Facebook是很好的资金投入,在刚开始的几年,Facebook只不过一个大学的网站。大多数人不知晓大学网站怎么样运营。当2007年Facebook向所有人开放的时候,它的估值已经特别高了。所以你需要要考虑考虑你想资金投入的对象有哪些被人惊讶的盲点。这是值得你去考虑的,尽管它可能思路比较奇特。

Reid Hoffman:资金投入是低买高卖,大伙都觉得这是值得买的东西就不可能是低买。

主持人:大多数人最好奇,PayPal黑帮的特点有哪些?还有其他的黑帮成员吗?有Google黑帮吗?有亚马逊黑帮吗?你们是否一个很特别的组织呢?

Reid Hoffman:我比较客观的来回答这个问题。我所说的黑帮其实是一个互联网,其实任何成功的公司都有他们我们的互联网,他们互联网有不一样的特征,这部分不一样的特征从广义来讲,可以预测到不一样的将来,PayPal黑帮是一个互联网通过如此的互联网可以让大家的 业务进步愈加顺利,让大家的分销愈加的顺利,大家可以更好的和其他公司进行角逐、包括打败银行等等。这部分都是大家所解决的问题。

大家PayPal的互联网是很侧重在创业过程当中,大家所面临的一些具体的问题。Google它有它的硅谷的互联网,大多数人他们是源于Google,他们的技术是很强的。他们的商品独一无二,刚开始的时候,硅谷运用了,其他的搜索引擎也会用。

从另一方面来讲,Google在商品方面是有很好的互联网的。由于他们的互联网研究很深,密度很厚。所以不一样的企业都有自己不一样的互联网。这里有一个特质是关于企业家精神的。作为一个互联网,最主要的影响是源于刚开始的100个人,而不是说后面来的一千一万个人。刚开始的100个人他们才是拥有真的的核心资源,在PayPal黑帮大家是由刚开始的人成立的,大家用了6个月时间进行并购,做了不少的事情,打造了愈加规范的互联网。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大家绝大部分的同学都是期待着找工作的。你们有一个很独特的看法,就是大家应该怎么样看待他们的工作,他们的职业。

Reid Hoffman:你需要要以创业的态度去面对我们的职业。其中有一部分就是你要有一个理论,你的愿望是什么,你的雄心是什么,整个市场环境是什么?然后你等于说要有一个A计划,或许你说这个A计划不可以,那样我的替代计划B是什么,我如何进行调整。绝大部分的关于就业的这部分建议,就是你要跟着大伙走,去找一些上市公司或者其他公司去申请。你要有独特角逐优势,无论是你的人脉、互联网。可能第一做志愿工作,迈入这个大门,你可能做一些不要钱的工作。其达成在状况发生了不少的变化,而且也会有不少的角逐,所以你要有独特的角逐优势是很重要的。没所谓的以一应百的解决方法,你需要要知晓你可以干什么,干什么独一无二的事。

Peter Thiel:我很赞同霍夫曼所说的。我感觉教育其实永远是一件好事,学习永远是一件好事。但假如大家用教育替代将来的考虑,这是非常可怕的,将来没一个系统可以固定下来,你需要要对我们的将来进行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