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在密集曼婚 乐文的子弹里躲闪”

时间:2021-09-09 19:07       来源: www.hrrsmeeting.com
1978年3月,中国科技大学首建少年班。或质疑,或推崇,40年间,少年班在争议中前行。著名物理学家李政道是少年班的主张者。在《李政道文集》中,他直言,“少年班举办以来,过去发生过一些问题,可那不是主流,不应因噎废食”。四十不惑。中科大少年班的“神童”们,现状怎么样?第三篇吴义坚 · 中科大96级少年班学生▲少年时的吴义坚 受访者供图● 15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25岁获得博士学位;● 一直醉心AI,语音辨别和合成;● 博士毕业后,先后在科大讯飞、微软亚洲研究院、盛大语音革新院等国内国际知名研发机构负责语音技术和商品的研发;● 现在创业,做儿童智能机器人。“我是被逼上创业这条路的。”3月24日晚7时,吴义坚终于出目前上海浦东新区的办公室内。他告诉红星新闻,自己不是天生的创业人士。在2013年,当盛大语音革新院撤销,他被迫“下海”,才成为了科技圈里的创业人士。40年过去,中科大少年班“牛人”辈出,但大多从事科研,创业人士并不多。14岁上大学,对于“神童”的名号,吴义坚并不排斥,他觉得,“外面期望太高。创业艰辛,九死一生,对每一个人,都非常公平。”从本科到硕士,再到博士的10年,吴义坚只选了一个专业,语音交互技术。在读博前后,吴义坚进入科大讯飞,之后再到微软亚洲研究院等机构“打工”,又是10年。2013年,他决心辞职。5年下来,市场渐渐被打开。吴义坚说,“中科大少年班”让他了解了自己心之所好,这是他所有的起点。▲吴义坚同意红星新闻专访类似的“神童”童年“参加奥数赛常拿奖 也玩游戏上瘾玩牌”吴义坚侧坐在升降椅上,偶尔跷着二郎腿。大笑时,声音浑厚,咯咯地响。“神童”们的童年大多类似。吴义坚告诉红星新闻,姥姥是他的启蒙老师,“4岁时,她就教我算数。几百几千的那种心算,八卦明星减肥健德堂,非常快就能算出。”一年后,吴义坚上了小学,“从小参加奥数比赛,常常拿奖”。但吴义坚也一度成为了不少家庭都担忧的“游戏少年”,“颓废了,一直打游戏。主如果方案类的,我喜欢在密集的子弹里躲闪”。吴义坚坦言,在游戏的问题上,母亲的态度让他深感惊讶——那是初中时的一次期末考试,午饭过后,吴义坚就钻进游戏厅,“结果,兵锋卡盟,被我妈逮到了。但她没把我拎走,反而站在旁边,告诉我,打完这局,快点去考试。”这令吴义坚印象深刻,“她给了我空间,让我一个人做主。”▲吴义坚与老婆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对于将来,少年班的“神童”们不会做太多规划。从本科到硕士,再到博士,吴义坚的专业总和电子有关。他说,这是受爸爸影响,“他是工程师,能造电焊机之类的电器。我从小给他做助手,绕线之类的,什么都做”。更多时候,吴义坚会跟着爸爸拆拆补补。习惯了,他甚至将家的小电器拆开,然后组装,“就是好奇,想看看它怎么样运行”。儿时,吴义坚好“赌博”。他说,“从小,玩牌、打牌,我样样精通。但由于要算牌,资中一中校园网,太投入,特别耗精力。玩得久了,脑袋就会发热,出不少汗。所以,通常就玩半小时。”对于头顶“神童”光环,吴义坚并没太多意识,“才十多岁的小孩”。他觉得,所谓“神童”,其实是受后天影响,并不是遗传。当年县里首个少年班成员“提供了多一种尝试,少年班是成功的”高中二年级时,吴义坚和少年班有了交集。之前数年,县里没人考进中科大少年班。所以,高考考试前两三个月,当老师找到吴义坚让他备考时,他心态放松,“该玩就玩。”吴义坚回忆,当时学校里共有两三人备选,“直接去高中三年级班,xafm广播网,天天复习”。一次月考,吴义坚爆了冷门,“没复习,在高中三年级全年级里,我的化学考了第一。”如此的经历令吴义坚信心倍增,“高考考试都如此,宽甸黄一山,可能少年班也不难”。此后,他开始全心备考,清闲居画廊,“高考考试结束,600多分,英语、语文仅100分上下。”一个月后,吴义坚走出江西奉新,前往安徽参加中科大少年班复试。自此将来,他生活的另一扇窗被打开。“有智商测试,心理健康测试,上午学,下午考。非常有意思。”他回忆,“有一科,考官念数字,让考生重复,倒念。考察迅速记忆,像玩一样。”最后,14岁的吴义坚被中科大少年班录取。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